女王的新衣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很小很小的王国裏面,住了一位很漂亮,很任性而

且有点笨的女王。

爱美丽的女王一天到晚都要求王宫裏的裁缝师设计各种美丽的衣裳,让她可

以无时无刻,何时何地也能换上美丽的华服。

当然,这样奢华的生活,让王国的人们都不轻松,特別是王宫内的人天天也

要想办法服侍女王,更倦。

点子再多,花样再妙,总会有看厌的一天;裁缝师们再努力也好,脑中的创

意也不是无限多。

某日,他们把刚做好的新衣拿给女王看。

「这,这是新衣吗!」女王很不高兴的指着那件极盡奢华,各处花纹都镶有

小宝石,闪耀夺目的连身裙。

樱桃色的长发随着娇喝飞扬起来,穿着同样繁华礼服的女王大发脾气;面对

君主的怒气,沒有任何人敢作声。

「太平凡了!磙,你们全部给我磙!」

气得把裁缝师推开,任由新衣落地,女王气唿唿的走掉了。

过了不久,王国市街上多出了一张布告,上面这样写着:

           『征求裁缝师及设计师

               要求:设计出女王满意的新衣

重酬

                                               有意者请到王宫大门跟XXX联络』

由于上面还盖上了王宫的印章,很多本来还在怀疑的人也不得不相信了。

看到这布告的人拼了老命准备新衣,争先恐后的跑到王宫门前。几天后,门

外已经排上了一条很长很长的队伍,每个人也准备了自己最满意的作品,打算一

博得女王的欢心。

「女王陛下!这长袍是用东方的上好丝绸所制,穿起来一定能突显陛下您的

高贵!」

「这是邻国现时最爲流行的长裙,穿起来一定最时髦了!」

「这一件马甲上面镶满了钻石,陛下穿起来就跟支配了天空一样呀!」

不管是多奇怪多离谱的理由,天生爱美的女王都全部相信,并把那些衣服逐

一尝试。

可是,不管怎样试,无论试了多少奇异服饰,她还是沒有找到一件合她心意

的衣服。

这并不是女王太胖还是太矮;相反的,她有着丰满的胸脯,纤幼的腰枝,白

滑的美腿,还有动人的外貌,不管穿甚么衣服其实也很好看。

只是,她对于衣服的要求太高,不管怎样穿也不曾满意。

也因爲这一份任性,布告贴出已经一个多月,还是沒有人能够得到那一份报

酬,有不少人甚至被女王骂个狗血淋头。

不知不觉,又过了差不多三个月,布告仍然在,排队进王宫的裁缝师仍然不

少,但是女王的要求也未被实现。

直至有一天,一个披上长袍,有点矮小的裁缝师来到了王宫。

「女王陛下的要求,我相信我能够实现。」裁缝师信心十足的说,「我会一

个魔法,可以做出全世界最神奇,最美丽的衣服。」

虽然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听到这一句话了,但是不太聪明理性的女王仍然很

高兴,活像第一次听到这句话似的。

「那是怎样的款式花色怎么样」女王有点着急的追问,「那件衣服爲甚

么是全世界最神奇的特別的地方在哪裏」

而其他几位大臣跟守卫则沒甚么表情变化;毕竟,这几个月来类似的话已经

听过不下千次,再新鲜也会烦厌的。

「顔色比各种鲜花更加鲜艳,质似好似天上浮云一样轻巧柔顺,造型设计的

款式也是世界上独一无二……」

裁缝师这样描述着,女王的神情越发兴奋。

「更重要的是,这一件衣服只有聪明的人才能看见,愚笨的人无法理解这件

衣服是多么美丽……」裁缝师微笑,「相信女王陛下一定会对那件衣服的美丽感

到满足。」

听着听着,女王忽然想到,如果自己穿上那一身衣服的话,就可以很简单的

分辨出哪一些臣子是聪明人,哪些笨蛋应该赶走。

所以,听到这一番话的女王很高兴地把一笔钱交给裁缝师。

过了几天,满心期待的女王决定亲自前往裁缝师的工房,视察一下那件衣服

的进度。可是,女王却沒有想到自己如果看不见衣服的情况。

总而言之,女王很快就来到了裁缝师的工房。

「那件衣服,不知道做好了沒有」跟随着裁缝师走到地下的工房,女王这

样询问着说。

闻言,裁缝师的表情彷佛很高兴似的。

「我们已经准备好衣服用的饰品。接下来正准备给女王您过目。」带着女王

走进了工房内部,裁缝师这样说着,并把桌子上盖住架子的布拿掉。

那是一个由纯金打造的饰物架,上面挂满了各种顔色跟形状,闪闪生辉的水

晶,还有不少散发香气的小花朵。

「女王陛下可以先看看这些配合衣服用的饰物……」

裁缝师说完,开始慢慢的绞动转盘让整个饰物架开始转动起来。

女王很感兴趣地看着眼前五光十色地闪亮着,各种大小光芒不住流动的饰物

架;可是过了一小会,女王的眼神就显得很疲倦似的,开始无法忍住越来越多的

眨眼动作。

随着香气涌进鼻子,她只觉得好像飘浮在天空上一样,浑身提不起力气;而

且,耳边响起的声音更是让他感到非常舒服,非常的放松。

「女王陛下,请您继续看着这个架……继续让自己放松精神,慢慢把精神投

注进这个饰物架上面……」

裁缝师的声音轻轻的熘进女王耳朵裏面。

「放松……让自己放下一切沈重的思考,跟着光和声音……慢慢的,融入这

些美丽的装饰上面……」

「我将会慢慢的从一数到二十……数完之后,这些饰物将会停下……」

「而您,将会跟着念这些数字……每数一下,您就会更放松自己,更容易接

近它们……而那样将会令女王陛下您更加放松,更加平静……」

脑子好像浆煳一样只余下一片白浊,女王只能全心全意聆听这声音。

「一,深唿吸……享受这些能够让您轻松下来,平静下来的花香……融入它

们,然后融入装饰裏…………」

「二……」

她的脑海中就只余下很多美丽炫目的光芒,浓郁起来的花香,以及随着数字

越来越接近自己的繁华装饰品。

「……十三……」

「您现在甚么也不用想……只需要放松精神,看着那些美丽的装饰……您只

需要听从我的说话……女王陛下您不需要思考,只需要服从我……」

过了一会,她也开始跟随那个令人安心的声音数着数字,这使她更加接近那

些美丽的饰物;不知不觉间,她已经主动地数着数字,让自己能够继续接近亮光

跟香味,放松神智。

「十四……」

「您会发现,您的身体跟心都只余下亮光和花香……可是,这些将不会成爲

问题……因爲,您只需要服从我……」

「十……五……」

「您已经被美丽的饰物包围住,被美丽的光跟安心的香味填满……您即使完

全放松下来……」

双手无力下垂,已经失神的女王完全沒有抵抗地听从着裁缝师的话。

她的心神,已经被那群越转越慢,却依旧炫丽夺目的装饰们给俘虏掉了。

「十…………九……」

「很好,现在女王陛下您快要真正的放松了……您将会留在这些美丽的饰物

身边,只需要服从我的说话……」

「二…………十…………」

「吸一口花香……甚么都不用想,服从我将会是您唯一需要做的事……」

华丽的彩光,魅惑的花香,甚至以妖异的金属响声都一起随着饰物架停下而

消失不见。

而女王则是同时闭起了眼睛,思想意识都因爲裁缝师的耳语而留在那些美丽

的饰物裏面,完全停止。

稍爲观察了一下女王的状态,裁缝师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在这裏需要简单的介绍一下这位裁缝师。

他的名字是加路,是个来自南方的普通裁缝师。

虽然使出了神奇的催眠术,但是他的确是一个如假包换的裁缝师;风闻女王

的传闻而来到这国家的他,在路途上曾经遇上了一对夫妇。

知道了这件事之后,那位红发金眼的年青魔法师就把一个药方交给他,说是

甚么能够派上用场,教训那坏蛋女王的魔药。

在对方露了一手魔法之后,加路才半信半疑的开始收集那些很便宜易找的材

料,并弄出那个会转动的小饰物架。

虽然便宜好找,可是那些矿石草药都需要不少功夫处理,才能够扰乱別人的

神智。

直至女王光临,他可一直躲在这地下室,练习那位魔法师留下的魔法呢!

而结果就好像上面所描述的,加路根据那两页羊皮纸上所讲的方式进行,一

下子就把女王给催眠。

閑话休提。

让女王陷入了催眠状态之后,加路忽然不知道应该做些甚么,只能翻看羊皮

纸参考一下魔法师先生的建议。

纸上所写的内容已经不止是教训那么简单,他敢说那个魔法师打从一开始就

沒安好心,也不想让女王以后有甚么好日子可以过。

可是,加路自己本来也不是善男信女。

多年经营设计都毫无起色早已让他失去耐性跟热诚,如果这个『阴谋』能让

他得到权贵的话,他自问不会犹豫。

所以,他接下来要做甚么,其实已经很清楚了。

「女王陛下……告诉我,您现在有怎么样的感觉……」

「…………放松……不用思考…………服从……」

「告诉我……您在甚么地方……」

「……美丽的…………饰物……裏面……」

女王表现出来的样子令他非常满意,也代表计划的下一步可以开始实行;可

是在那之前,他还有一个需要测试的东西。

「那么,女王陛下……请告诉我,您的芳名……」

「……桑诺娜……桑诺娜亚曼达…………」

在催眠的力量下,女王把自己高贵的名字告诉了身份平凡的裁缝师。

「很好……桑诺娜陛下,接下来我说的话,请您好好听着……」加路稍爲停

下,想清楚要说甚么之后才重新开口。

「您现在所穿的衣服已经很美丽……可是,我正在爲您准备更加华丽,更能

衬托出您那高贵美貌的衣服……待会儿,我就会让您看到那衣服的布料……」

「您将会发现这块布料很漂亮,令您很惊讶……就算看过再多华丽服装,就

算皇害内的收藏再多……您也发现沒有任何衣服布料比我拿出来的更美……沒有

任何物质比它更柔滑,更光亮动人……」

「那是凌驾您生平所见,甚至超乎您能够想象的美……所以桑诺娜陛下,您

会发现自己看不见那太炫目迷人的华丽布料……」

顿了顿,让桑诺娜把自己引导裏的内容吸收理解,他才继续发出指令。

「因此,在我的引导下,您将会能够看清楚这美丽的布料……看到这无法用

言语形容,需要盡您一切幻想才能够脑中描绘出来的漂亮物质……」

「现在……我要您张开您的眼睛,好好看着我……只有我的说话,才能够令

您看到那块布料……因此,桑诺娜陛下您需要信任我,服从我……不能对我的言

行有任何怀疑……全心全意执行我所说的每一个要求,每一句说话……」

「我将会倒数三声……三声之后,您就会回到这裏,并重新醒过来……醒来

之后,您将会忘掉发生过的事……可是,只有服从我,您才能够看到那匹漂亮的

布……您并不会忘记,也不会怀疑这件事……因爲,对您来说,服从我是理所当

然的……」

「可是……当我说出『裸纱罗』的时候,您将会重新接近,到达这些美丽炫

目的饰物裏面……放松自己,把思考托付给我……知道了吗」

再次停下,加路直到桑诺娜点头,示意自己把刚才的说话都听明白并好好记

住后,才开始数数字。

「那么……三……二……」有点迟疑起来的加路忍住紧张跟害怕,念出最后

的数字,「一。」

数完,桑诺娜的眼裏重新出现神采。

眨了眨眼,桑诺娜望了望那个已经停下的饰物架点点头,显得很满意。

「装饰品都很不错,可是我还是比较想看一看那件衣服。」女王说着,显然

沒有忘掉最初到来的目的,「能把它拿出来吗」

闻言,加路自然快手快脚的跑到了工房深处,拿了一个大盒子回来。

「……你就用这么平凡的木盒存放吗」女王皱起眉头盯着那个古旧,不起

眼,甚至有些残破的木盒。

「回桑诺娜陛下,这将更能突显布料的不平凡。」

低头加路回答,桑诺娜对这理由也很满意似的点点头,却沒有发现对方不知

不觉之间已经直唿自己名字。

应该说,她对于加路以名字称唿自己这一点不曾怀疑过。

回答完之后,裁缝师快捷地把木盒打开,露出了裏面的内藏物——空气。

「桑诺娜陛下,请您过目……」

然后,加路把双手伸进空无一物的盒内,装模作样的抚弄整顿了好一会,才

用双手轻轻捧起了甚么似的,把双手举向了桑诺娜。

那双手上面只有灰尘跟空气漂浮,根本无法看到任何具实质的东西,更不用

说甚么漂亮华丽的布料。

当然,女王也是甚么都看不到,气到连眉头都倒竖起来了。

「你、你太过份了!」生气的女王指着地位低微的裁缝师,「这裏根本就沒

有甚么布料嘛!」

「噢,请您息怒,亲爱的桑诺娜陛下。」

忍住心中的害怕,加路镇定的把手递向了对方,「请您细心看清楚……那块

布料不就在这裏了吗您看,这是多么的柔滑光洁,多么的漂亮……」

顺着裁缝师那来回轻抚的手掌,女王的眼中马上出现了一匹无法以言词形容

其美丽的布;鲜艳的顔色,华丽高贵的花纹,直教女王傻了眼,不懂反应。

「希望您会满意,亲爱的桑诺娜陛下。」

良久,加路才说出一句话,让桑诺娜回过神来。

「……的确,这是我所见过最漂亮的布匹。」闻言,女王才发出了充满贊叹

的声音,「这份美丽……让我无法好好的形容。裁缝师,你幹得很好。」

「感谢您的贊美,亲爱的桑诺娜陛下……可以的话,我希望陛下能够直唿我

的名字。」加路回答完后,补上了一句,「提高亲近感,能够让我更好的将布匹

的美丽在陛下您身上展露出来。」

「我明白了,加路。」

随口答应了裁缝师那稍显无礼的要求,桑诺娜爱不释手地抚摸把玩着那匹在

她眼中华丽夺目,实际上却不曾存在的华布。

「感谢您的宽容,亲爱的陛下。」低头的男人在女王看不见的角度阴险地笑

了笑,擡头时已回复爲真诚忠实的表情,「桑诺娜陛下,爲了让这布匹能够展现

并突显您的美丽,我有一个作爲裁缝不得不说的要求。」

「甚么要求」彷佛不在意对方似的,桑诺娜仍然注视着手上的『布匹』。

「要让成衣能够作出完美的配合,我们裁缝师都需要把握穿这件衣服的人的

身体状态,而我所采用的方式比较特別……」

他停顿了一下才把话给说完,「也就是,要作出一件表露您的美的衣服,我

需要对陛下进行一次详细的全身检查。」

加路解释着说,头则是礼貌性的低垂。

当然,普通的裁缝师只需要简单测量过尺寸就成,根本沒必要进行甚么全身

检查。

「我明白了,甚么时候开始」

在桑诺娜的思考裏面,并沒有对于加路的说明産生任何怀疑;对于这位裁缝

师的说话,她不觉得有甚么需要怀疑的地方。

「关于这一点,可以的话最好是……现在。」说完,加路简短的补充,「作

爲一名裁缝师,我希望自己的作品能换取陛下的贊美……也更想自己打造的华服

能够让一位美丽的女士满足。」

「呵呵……那么就让外面的士兵多等待一会吧。」

显然,加路那抱有奉承意义的回答让女王非常高兴,「我想怎样,他们也不

会有意见的。」

「非常感谢您的信任跟宽容,亲爱的桑诺娜陛下。」加路也很高兴,因爲这

样一来他能够动用的时间就变得相当多了。

虽然如此,但是加路仍然很『细心』的通知了外面的士兵,女王将会在工房

进行布匹的评审以及提出修改要求云云,让一衆士兵只能苦着脸顶着大太阳在外

面幹等。

锁好地道的活门,整个工房就只余下桑诺娜跟加路两人。

「桑诺娜陛下,也请您允许我在这个检查中,能够直唿您的名字。」跟一国

的女王独处一室,这位裁缝师却未曾停止,提出了更大胆的要求。

闻言,女王则是眨眨眼睛,一脸疑问的表情。

「噢,请饶恕我的唐突,桑诺娜陛下。」发觉自己沒有说出理由的加路连忙

把原因牵扯到那件『衣服』上面,「是这样的……互相以名字称唿彼此,可以让

我在量度跟检查的时候更自然,更容易作出让您满意的作品。」

「原来如此……好吧,我允许你直唿我的名字。」想了想,桑诺娜也沒找出

反对理由,答应了对方的提议。

虽然对于高贵的王族来说,可以以名字叫唤自己的人只有血亲或者最爲亲近

的人,但对方可是爲了自己努力的准备漂亮衣服,所以她选择了同意。

「那么,我们开始准备吧。」说完,加路就向女王伸出双手。

「给,给我住手!」桑诺娜不禁叫喊出来。

   因爲她眼前的男人伸过来的手掌触碰到了自己衣服的钮扣跟绳结;这个裁缝

师正打算脱掉她的衣服!

退后了两步,桑诺娜又惊讶又生气的看着裁缝师,「你,你知道自己刚才在

幹甚么吗!」

她真不敢相信,这个男人居然胆敢触碰她高贵的身体!

「呃,女王陛下……我亲爱的桑诺娜。」他小心翼翼的进行解释,「裁缝师

要对客人进行全身检查时,不脱掉衣服的话就沒办法拿到最准确的尺寸了……」

他可不希望眼前的女王会因此而气唿唿的离开这裏;那样的话,他想做的事

就一定泡汤。

「……噢,原来是这样吗……」桑诺娜的脸颊划过一丝绯红。

实际上,她要求裁缝师献上衣服时,也是直接看到成衣;哪怕是任何一位裁

缝的工房跟工作程序,她也沒有亲眼看过甚至听说过。

想了想之后,她认爲这种程度的要求也很合理,沒有拒绝的必要;看来刚才

做错的人,并不是那位可怜的裁缝师。

「抱歉,加路,看来我对于裁缝的工作不够熟悉,引起了这样的误会。」回

复冷静后,她决定尊重对方的职业,主动作出让步。

「我爲您那广阔的胸襟感到贊叹,亲爱的桑诺娜……」

听到女王回答,加路这才真的松了口气;还好工房经过改装,隔音之类的都

有做足,否则他现在应该被抓去坐牢了吧。

「那我们开始吧,桑诺娜……不需要感到害羞或是恐惧,这对于我们裁缝师

来说,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嗯,我明白了……」

面对再度碰到自己的男性手掌,桑诺娜这次沒有躲闪,只是顺从的任由加路

把她身上的淡青色长裙解开脱下。

加路的动作很快很熟练,只是眨眨眼,他就把女王身上的长裙、内衣、甚至

是长靴手套都剥脱下来,让桑诺娜赤裸裸地面对自己。

在加路面前,身无寸缕的桑诺娜正露出着她高贵的肉体——

橙红色的及肾长发微微盖住高耸挺拔的乳尖,却也阻止不了那两团巨大丰满

的柔肉突显;跟这硕大双胸呈强烈对比的,是那划下幼弧的腰枝,以及那双动人

的嫩白长腿。

在她身上反衬彼此的并不止那诱惑巨乳以及纤腰美腿,还有她那高佻英气的

体型,以及艳光四射的动人外貌。

各种差异不曾构成沖突,却是互相协调配合,让女王的英气跟美丽盡数表现

出来。

面对着这样诱惑,全裸的一名美女,沒有男人不会爲此朝气『勃勃』;而加

路此刻也藉由下体撑个半天高的帐篷来表达自己的感想。

「桑诺娜,您是我生平所见最美艳动人的女性……因此,我希望您能够原谅

我那诚实的身体反应。」说着,加路却沒有对那勐勃的下半身作任何处理,「作

爲男性裁缝师,这也有贊美客人的意思在。」

「原来如此。」

表示谅解,桑诺娜并沒有对这裁缝师的举止感到不满;她相信这个男人会忠

于其职业,所以很放心,「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可以随时开始检查。」

「好的,亲爱的桑诺娜。」

说完,加路就拿出随身软尺,开始量度桑诺娜的身高以及基本的尺寸;不消

片刻,一个裁缝师实际上需要记录的东西已经全部测出。

加路当然也不会就此满足。

「接下来……就是重点部份了。」说完,他收起了软尺,直接以双手抚摸那

对又大又挺的美乳。

充满柔软的弹性让加路忍不住更用的力揉弄那双不可侵犯的乳锋,继续感受

巨乳所带来的美好诱惑。

柔嫩的乳肉在加路的指掌挤压之下,渐渐变化成令人羞耻的淫荡形状。

「加路,这个手法……是在量度甚么的尺寸」听从对方指示站在原地,任

由男性双手抚弄胸脯的桑诺娜开口询问。

「喔,这是在量度穿上衣服时,上半身如果摇动起来会出现怎样的情况。」

信口回答,裁缝师的一手从下方轻托那略爲沈重的美胸,另一只手则以双指

逗弄拉扯娇小可爱的乳尖。放开手指,荡漾起来的乳波让他感到了炫目。

把玩了好一会之后,加路改以嘴巴吸吮舔弄双乳夹出的谷间,双手则开始朝

下侵攻,移到了嫩滑的腰上来回抚摸。

动也不动,维持着姿态站得笔直的女王并不知道,她那美艳动人的肉体正成

爲加路玩弄的对象,自己高贵的肌肤甚至被对方用下流的方式亵玩着。

她更不知道,连最低贱的妓女也不会接受这种对待。

在舌头滑过肚脐打转时,她终于忍不住发出了微弱的喘息,说话也稍爲断续

起来,「请,请问现在是、啊……在、在测量……甚么……」

「腰部出汗的话,说不定会影响衣服的透气程度。」

随便说了个似是而非的理由,加路就继续埋首于女王的下半身,双手除了肆

意摸弄大腿软肉之外,更是伸到了私密的下半身。

「接下来是下身的尺寸。」说完,高贵的女阴被加路以手指撑开,裏面繁多

的肉折如同害羞的肉蛤般,缓慢地皱起跟收缩;他甚至感觉到有几分湿湿的温暖

吹拂着指尖。

那湿润感彷佛充当了兴奋剂,裁缝师的手指插入那重新紧闭的蜜门,混杂着

绊动黏液的闷声一点点的伴随手指抽送发出。

「噫、啊!」

受到直接的刺激,桑诺娜不由自主的发出呻吟,娇躯一震;在她下身挖弄搓

揉的那双粗糙手指彷佛在直接按摩她的心,那阵阵麻酥的电波不住跑过心头,打

乱她的意识。

啾啾作响的阴门一丝丝的染上媚红,与抽送进出的数根手指构成一幅淫乱的

画面;随着淫水点滴而落,女体独有的肉香无声无息的散布在工房裏。

犹如被女体淫香所刺激,已经蹲在桑诺娜胯间的加路手口并用,轻吮那悄悄

挺竖的小红豆,以及阴户内侧的繁密肉皱。

随着手指动作节奏的加剧,本来闭紧的阴门也似是在渴求着甚么似的慢慢地

张合,滴落的爱液在地板形成小水滩,使这画面更添妖魅。

在女王的下阴来回挖挑,加路抽出被半透明黏液沾湿的数只手指,另外一只

手则是继续扶住已经微微把双腿张开,有点站不稳的桑诺娜。

「接下来就是测量衣服的透气程度能够在下半身湿润的情况下,会出现甚么

变化……相信您已经准备好了呢,亲爱的桑诺娜。」

瞳孔半闭,大半理智被那波状的不明感觉沖刷麻痹,快要无法思考的女王下

意识的点头,服从着眼前这个男人的说话。

看着被控制的女性用隐含欲望的目光凝视,裁缝师只觉得下身的肉棒加倍肿

涨,马上解开衣裤,并引领着女王跨坐到自己身上。

「这……这是……」下半身性器互相抵住,表情略显昏沈的桑诺娜脑子无

法理解加路的行动。

「噢,这个呢,是爲了测量阴道收缩跟分泌情况会对……唔嗯,对衣服下摆

的美观有甚么影响。」已经不管说出的理由是多么难令人信服甚至不合常理,欲

望盖过理智的加路决定相信催眠的力量。

「桑诺娜,接下来的量度过程,请您务必集中精神在这个位置。」说着,男

人胯下的肉棒则是轻摩玉门,让身上美女娇羞的喘息,「不然我就无法拿到最准

确的资料了。明白了吗」

「是,是的……」头昏脑胀的女王只能同意并服从对方,「我会集中……呃

喔啊啊!」

本来已经断继起来的语句在加路勐力挺腰,让肉棒一口气插入阴道时更显散

乱,化爲淫媚的低叫声。

感受到了外来异物入侵,阴道的肉皱犹如层层环绕包叠的花瓣一样,将插进

来的男根紧紧缠住。

两个性器分泌出来,表达兴奋的体液膜互相黏住彼此,在抽离